标王 热搜:   18288069766  轮椅安全带  前列腺炎  182880697661  彩票    铆接机  回血上岸  毕业证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财经资讯 » 正文

信托契约跟信托合同有什么不同?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2-14   浏览次数:1
核心提示:  信托契约跟信托合同有什么不同?  Langbein对信托的解释简单有效。他把信托描述为三方关系合同,运用公司的法经济学的合同

  信托契约跟信托合同有什么不同?
  Langbein对信托的解释简单有效。他把信托描述为三方关系合同,运用公司的法经济学的合同原则加以解释。因为公司的法经济学已经研究了几十年。发展了许多规则和原理。
  1.公司概念是由信托概念演变而来(a dtrect descendant of  the  trust)。“许多公司的法经济学理论都可有效运用于信托。在Langbein的解释中,信托是委托人、受托人和受益人三方关系的合同。当重要的条款无法浓缩成规定义务时。
  2.合同就是一种关系合同。许多关系合同是长期性的。例如,长期供贷合同、特许权协议,甚至婚姻。
  3.合同的作用只是提供任意或默认条款(dafault  term)。以减少交易成本,因为合同方只需要制定他们默认以外的条款。
  根据Langbein的研究,信托是”一个关于怎样管理和分配信托财产的契约(deal)和交易(bargain)”。
  3.关键的是,这个委托人和受托人之间的协议“在功能上与现代第三方受益人合同没有区别。信托是合同”。
  4.他宣称信托是合同,并且以合同的术语分析信托。这一分析是由参与方宣布契约为信托这个时刻开始的。他说……把他们之间的契约称之为信托。各参与方就自动地把这些广泛的整套默认条款合并起来,这些条款非常适合执行这种契约。除非一定程度上他们修改这些条款,合同说视各参与方选择了适合各方契约的任意或默认制度(default  regime)”。
  6.在Langbein的其他论文中。他对信托法的任意性质(default  nature)有更深入的研究。
  1).Langbein运用公司法的任意或默认条款(default terms)理论来解释信托法:政府应提供一套现成的各方乐意采用的规则。或者只要有需要就修改。强制规则(mandatory  rule)应该减至最少。因为政府不应该干预符合法律及政策的私人协议。在这个层面上,Langbein主张政府监管减少到最低程度,应该最大程度尊重参与方互相同意和实践的条款。
  把信托看做关系合同的另一个重要后果就是信托义务中善意(good  faith)的作用。Lagbein采用了Frank  Easterbrook和Daniel Fischel有关公司信义义务的分析方法。信义义务的分析方法认为“当任务复杂、努力需要花费大量时间时……制定一个详细的合同是愚蠢的。当一万利用另一方的知识和经验时。要详细写下条款是不切实际的。一个可替代的方式是。代理人(公司的经理、信托法中的受托人)承担追求目标的忠实义务(a duty  of  loyalty)和履行注意义务(a duty of care)(信托法中的谨慎)……这个过程是合同性的。因为委托人和代理人为获利达成了合同……信义关系是一个合同性关系,要在合同上形成这种关系的详细条款并且进行监督是非常昂贵的。
  忠实义务替代了详细的合同条款……”。
  2).更重要的是,他同意Easterbrook和Fischel的观点,他们认为“善意义务的概念与信义义务相似,是希望近似于各方讨价还价达成的条款,这种条款预见到他们可能产生争议的一切情形”。
  3).对信托来说,信义义务充当委托人和受托人之间信托合同中执行意图和填补空白的任意或默认条款的作用。当发生争议时,法庭会“发掘。现在的条款去解决纠纷。在发掘过程中,法官会问JIA如当初他们预见这些纠纷时,他们会采用什么条款来协商。双方理论上都同意的条款就是被”发掘“的条款。
  沿着JIA定协商的思路,Langbein认为,如果执行的结果与各方的意图一致,应该缓释预防性的忠实义务。
  1.以众所周知的BoardmanoPhipps案为例,他认为,JIA设委托人知道他(也就是受托人)从信托的自我交易中获利的潜在可能性,他就会同意这种交易。
  2.因而,运用和执行忠实义务应该根据具体情形而变化。Langbein 认为另一个重要的含义是,如果违约,委托人应该享有执行权。这是把信托视为一个三方合同观念的自然后果。
  他是通过这样的提问来延伸思考这个案例的:“在委托人能否享有执行权这问题上,信托契约各方的意愿是什么? …当运用追求意愿的标准时,各方一般会被JIA定执行权为委托人及受益人享有。”
  3.虽然有关受托人条款、委托人身份符合合同说的解释,但是在谈到信托的财产特征时。Langbein没有对信托像合同而不像财产的理由提供实质性的论述。他特别关注了Frederic  Maitland和Austin  Scott关于受益人权益是对人还是对物的争论。毫不奇怪的是。他支持Maitland的对人的观点。另外在解释法律在历史上抗拒把信托视为合同时。他只附带讨论了信托的财产性的一面。在讨论信托财产封闭性质(ring-fenced  nature)时,他简单地说“处理受托人破产是现代信托的特征。这一方面与财产传统有强烈共鸣”。在讨论约束受益人权益对抗第三方的性质时。他认为“为了证明信托合同的正当性”。
  大法官的判决体现了这祥一个判断:委托人和受托人之间信托合同能在多大程度上阻止外部人侵犯。在结束他的解释时,他承认,信托像财产的特征需要解释。在这一点上,他声称“传统的、基于财产的解释容易与合同说一致:信托是财产与合同的混合。当方便时,承认信托的合同因素不需要否认信托的财产成分”。
  信托通道业务之殇https://www.vipixiu.com/special/14870/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VIP升级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